睡眠总亮红灯!剥夺睡眠的三件小事或许您经常做

杭州湾国际大酒店福建阳光假日大酒店,核能上市公司,我的前半生
下载,少女潘金莲电影,保姆日记下载,不要告诉妈妈哦

保持24小时不睡眠,可得1100元;36小时不睡,获得1500元;48小时不睡,获得2000元——10月24日晚,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精神卫生中心官微发布一则睡眠实验志愿者招募启事。

早睡一小时

图片 1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今天是“世界睡眠日”,两个跟睡眠相关的话题在昨天登上了热搜:“3亿中国人有睡眠障碍”、“年轻人报复性熬夜”。这两个话题都已经不算新鲜,每年有新的数据公布后都会刷一波讨论,今年给出的数据有:

原标题:两天不睡给两千元:浙江医院招睡眠剥夺实验志愿者,名额秒光

“我的手机都‘爆炸’了——启事里的联系方式是我的手机。”负责招募的该中心医生李上达25日告诉记者:“发布不到12小时就收到1000多条报名短信、邮件。根据报名顺序、剔除年龄不符合的报名者,已经选定了66名18-45岁的志愿者。”

世界睡眠日

失眠者

75%的90后晚上11点后入睡 / 中国成年人失眠发生率38.2% /
84%的90后存在睡眠困扰……

图片 2项目的大致流程

为什么要让66名志愿者熬夜不睡觉?该院精神卫生中心主任许毅解释,这个睡眠剥夺实验的目的是了解急性失眠对人体认知功能的影响,验证物理干预治疗技术对睡眠缺乏状态的改善作用。rTMS技术即重复经颅磁刺激技术,是一种非药物、非侵入式的物理治疗,已被批准应用于临床。

一年一度的睡眠日,今天就跟大家谈谈睡眠问题,现在普遍很多人都会存在各式各样的睡眠问题,睡不好,睡不着,睡不够等等,大家也许只是知道有这个问题存在,但是这些问题有多严重呢

早上7点醒来,看到朋友圈里一波失眠症候群正在发作,都是在下半夜,像鬼魅一样,倾吐着失眠的烦恼,声嘶力竭,有苦难言:

(数据来自丁香医生与健康报移动健康研究院发布的《2019国民健康洞察报告》)

保持24小时不睡眠,可得1100元;36小时不睡,获得1500元;48小时不睡,获得2000元——10月24日晚,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精神卫生中心官微发布一则睡眠实验志愿者招募启事。

李上达表示,研究中,志愿者要佩戴脑电监护设备,每隔每6小时或12小时填写神经心理学量表、完成相关软件测试,每隔12小时进行一次物理干预治疗。项目开始前和结束后需采集志愿者血液和唾液。

据世界卫生组织调查,世界范围内约1/3的人有睡眠问题,我国有各类睡眠障碍者约占人群的38%,高于世界27%的比例,这包括睡不着、睡不醒和睡不好三大类90余种睡眠疾病。

朋友A:晚上睡不着觉就开始数羊,一只羊、两只羊、三只羊、喜羊羊,美羊羊,懒羊羊,沸羊羊,小肥羊,海底捞,麻酱,小料,金针菇,虾滑,宽粉,海带,豆芽,大海螺,茼蒿,菠菜……时间:1:15

其实11点睡觉,对于很多人来说,也算早睡了。“缺觉”的普遍也带动了睡眠经济的兴起,从睡眠保健品、睡眠药品到助眠器械、助眠课程、减压睡眠舱等应有尽有。但好的睡眠,是否是能用钱换来的东西?

“我的手机都‘爆炸’了——启事里的联系方式是我的手机。”负责招募的该中心医生李上达25日告诉澎湃新闻:“发布不到12小时就收到1000多条报名短信、邮件。根据报名顺序、剔除年龄不符合的报名者,已经选定了66名18~45岁的志愿者。”

“实验这几天就会开始,分批进行每次两三个人,预计两个月完成。”许毅告诉记者,志愿者要待在病房,但可以使用手机、电脑等电子产品,也可以看书、远程工作——除了睡觉,其他事都可以干,不过不能喝咖啡这些提神的饮料,“还会一对一地配以医生,如果半夜里撑不住,医生会和志愿者聊天,陪他下楼散步,用各种方式‘阻止’他睡着。”

我国目前有13.9亿人,占据38%,大约估计5亿多的人是有睡眠问题,其中又以失眠问题尤为突出!究竟是什么剥夺我们的睡眠呢!

朋友B:一觉醒来,睡不着,空空如也。时间:3:20

睡眠这东西脾气很怪,不要它,它偏会来;请它,哄它,千方百计地勾引它,它便躲得连影子也不见。可把我们睡眠拐跑的罪魁祸首,究竟是谁呢?在历史上,人类为了剥夺睡眠,做过很多疯狂的事。

为什么要让66名志愿者熬夜不睡觉?该院精神卫生中心主任许毅解释,这个睡眠剥夺实验的目的是了解急性失眠对人体认知功能的影响,验证rTMS技术对睡眠缺乏状态的改善作用。

“我们做过安全评估,两天不睡觉在人体承受范围内,一般人都可以完成,我最多曾经90个小时不睡。”许毅表示,万一志愿者实在撑不住,可以随时退出实验。

第一

朋友C:愿每个睡不着的人,都醒在另一个人的梦里。时间:4:10

1

rTMS技术即重复经颅磁刺激技术,是一种非药物、非侵入式的物理治疗,已被批准应用于临床。

这次招募前,浙大一院精神卫生中心已进行过小范围的预实验。“我们请了10名大学生,48小时不睡觉,部分人接受rTMS干预,部分人给予假刺激作为对照组。”许毅透露,10名大学生全部坚持了48小时。他说,48小时2000元的“定价”是参照国外类似实验招募志愿者的标准。

手机

朋友D:睡不着觉,把微信备注改了一遍,瞬间少女心了。时间:3:59

是谁下了咒语,拐跑了我们的睡眠?

图片 3

网友热议

手机现在基本都是每人手上的必备品,随着手机功能越来越来强大,基本方方面面的东西依靠手机都可以完成,人对于手机的依赖性也越来越强。

朋友E:半夜睡不着觉,在屋顶唱着你的歌……时间:4:40

“年轻人报复性熬夜”热搜中给出了这么个数据——90后是最缺觉的一代。这不知道跟你的生活经验符合不符合,虽然我因为各种原因睡得不多,但我父母睡得比我更少。人年龄大了睡眠质量容易下降,睡不安稳醒得还早。小学健康课本上写人一天平均得睡够10个小时,小学毕业后我再也没睡过那么久了。

李上达表示,研究中,志愿者要佩戴脑电监护设备,每隔每6小时或12小时填写神经心理学量表、完成相关软件测试,每隔12小时进行一次物理干预治疗。项目开始前和结束后需采集志愿者血液和唾液。

八达君的:希望能出连续睡两天的实验。

手机不仅可以完成工作,还可以观察朋友圈的动态,随时跟上节奏,不掉队,同时还可以完成每个人都想做的事情买买买。躺在床上有没有什么事情需要烦恼时,就是最佳的刷刷刷时机,手机一刷解忧愁,可是这一刷可能就没完没了,刷完之后才发现已经深夜,再过几个小时又要开始新的一天。

然后又随手搜了一下“失眠”这个关键词,结果触目惊心,屏幕翻滚了好几下还没到头,看到这么多人深深为失眠痛苦,我深深的自责了,每天睡的跟猪一样,而且还睡不够,而且还想着要睡到天荒地老………

图片 4

“实验这几天就会开始,分批进行每次两三个人,预计两个月完成。”许毅告诉澎湃新闻,志愿者要待在病房,但可以使用手机、电脑等电子产品,也可以看书、远程工作——除了睡觉,其他事都可以干,不过不能喝咖啡这些提神的饮料,“还会一对一地配以医生,如果半夜里撑不住,医生会和志愿者聊天,陪他下楼散步,用各种方式‘阻止’他睡着。”

tesla:我当住院医师的时候,印象最深的是在急诊外科,36个小时没睡觉,直接躺了2天才恢复过来。

这样的场景很多人每天都进行着,而睡眠出现问题的根源或许就是这些刷刷刷的行为。

图片 5

来自电影《牵线》(Set It Up 2018)的熬夜加班画面。

“我们做过安全评估,两天不睡觉在人体承受范围内,一般人都可以完成,我最多曾经90个小时不睡。”许毅表示,万一志愿者实在撑不住,可以随时退出实验。

surger-大陈:刚看完熬夜猝死,给多少钱都不去。

刷手机看信息容易刺激、兴奋大脑,一旦大脑兴奋,入睡的意愿就降低了;而人的睡眠跟跟大脑中分泌的一种激素退黑色素有关,退黑色素的分泌又受光的影响,手机屏幕的光会影响到退黑色素的分泌,久而久之退黑色素分泌的量减少就影响睡眠的质量,甚至出现入睡困难!

失眠的朋友圈

那么,本该用来睡觉的时间都用来干什么了呢?无非三个选项:工作、玩、干耗着。不少夜猫子型劳工,只有到深夜才能提起劲儿干活。也有不少人被逼无奈,当明早就是DDL,今夜你通宵不通宵?而为“玩”熬夜的,无非是在一天结束前,为自己“偷”来一点时间,谁都知道熬夜害处大、补觉不管用,但一整天都不为自己活着,更憋屈更难受。所以年轻人一边在早晨后悔晚上熬夜修仙,到了晚上又熬夜熬得飞起。但更难受的是失眠躺床上干耗着,数到第100只“山羊”、1000只“水饺”,却越数越精神……

这次招募前,浙大一院精神卫生中心已进行过小范围的预实验。“我们请了10名大学生,48小时不睡觉,部分人接受rTMS干预,部分人给予假刺激作为对照组。”许毅透露,10名大学生全部坚持了48小时。

杂食动物3399:其实更恐怖的每当你浅睡眠的时候叫醒你,这样折腾两天就得恢复半个月。

第二

此时在我脑海里闪现的确是这两个问题:

“凌晨四点醒来,发现海棠花未眠。”还有心情发出这种凄婉感慨的川端康成,明天不用上班。

他说,48小时2000元的“定价”是参照国外类似实验招募志愿者的标准。

熬夜

1、人类不睡觉的极限是多少?

真实的失眠有多痛苦,作家钟怡雯有篇《垂钓睡眠》写得蛮真切:

对于现在的人都会有着这样的情况,敷着最贵的面膜,熬着最长的夜。

2、大家都是年轻人,为什么那么焦灼,以至于觉都睡不好?

“一定是谁下了诅咒,拐跑了我从未出走的睡眠。闹钟的声音被静夜显微数十倍,清清脆脆地鞭挞着我的听觉。凌晨三点十分了,六点半得起床,我开始着急,精神反而更亢奋,五彩缤纷的意念不停在脑海走马灯。我不耐烦地把枕头又掐又捏。陪伴我快五年的枕头,以往都很尽责地把我送抵梦乡,今晚它似乎不太对劲……它把那个叫睡眠的家伙藏起来还是赶走了?”

熬夜基本成为常态,每天12点睡还很早,生活如此精彩丰富,早睡岂不是浪费青春吗就这样久而久之形成了生物钟,生物钟一旦形成,到某一天或许你想在9点多10点入睡的时候却发现无论怎么做都没有办法入睡!


这个故事说明,如果你有睡眠障碍的话,最好别用闹钟。

第三

第一个问题,人类不睡觉的极限是多少?这个问题不仅我想知道,对人类身体极限怀着强烈探知欲望的前苏联科学家也很想知道。

图片 6

焦虑

于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刚结束,他们便和军方合作,成立了一个研究小组,并以无条件释放为诱饵,招募了6名政治犯,将他们锁在一个密闭的小屋内,里面放了足够30天生活的食物,水,还有厕所和书本。那时候闭路电视还没有发明,研究小组只能通过麦克风和一堵玻璃墙监察实验情况,为了保证实验者不会睡着,科学家将兴奋剂添加到通风系统中,使实验者始终保持在亢奋状态。

《垂钓睡眠》,作者:钟怡雯,版本:四川文艺出版社,2001年4月

现在生活工作压力大,每天都积累着各种各样压抑的情绪,就容易出现焦虑的情绪。

只经过15天发生了极其恐怖!恐怖!恐怖的现象,将小屋变成了人间地狱。做实验的6名犯人,1名死亡,至于其余5名则不能确定是否称得上”活着”。他们像解剖课中的白老鼠,胸腔被强行撕开内脏被挖出一一陈列在地上……,完全的自虐。

只有极个别的人会从失眠的状态中获益,比如严歌苓。她在重度失眠恍惚的状态下,会产生平常没有的灵感,就像她在小说《失眠者的艳遇》中所写道的:“他是个像我一样的着书者;那种对自己潜力、才华期望过高,夜夜熬自己、榨自己,想最终从自己清苦潦倒的生命中榨出伟大声名的一类人,他们在每个世纪、每个时代、每个国度都占据一个彻夜长明的窗。”严歌苓说在失眠的状态下,她对世界的认识就像毕加索的画,是多维度的,但她还是把失眠治好了,她不愿意为了文学而牺牲一切。

这些情绪往往短时间内没有办法消除,直到入睡前还依然被内心焦虑的问题困扰着,即使已经是很困的状态,大脑也是无限循环着白天各种烦心的事情。努力地想要入睡,却发现无论如何都没有办法入睡,代价就是被焦虑导致睡不着!

当被士兵讯问“你们究竟是什么东西”,最后一名活着的实验者说”我们就是你,你就是我们。我们是你埋藏在心里最深处的疯狂,是你潜藏的兽性。我们每一刻,每一秒都希望获得自由。我们每晚都躲藏在你的床下,希望可以得到重视。当你魂归天国时,我们则和你一样变得永远沉默,不能再跟着你。”

对,失眠是一种病,一种现代病,它不是靠吃安眠药和褪黑素就能全部解决的。助眠药物和器械已经发展成为了一种产业,但难说它们是否真的有用(安眠药和褪黑素我恰好都吃过,褪黑素不太管用,安眠药虽然能让我入睡,但第二天醒来没有精力恢复的感觉)。

这种影响睡眠的情况,在部分精神疾病的患者中同样会出现,尤其是抑郁症、焦虑症、神经衰弱等等,这类型的患者会出现不同程度的睡眠问题!

这是链接胆大不怕,想了解详细情况的可以戳:前苏联剥夺睡眠实验 

从某种程度上说,现代失眠症和《百年孤独》里的失眠症同样的魔幻。马尔克斯笔下的马孔多,有一种会传染的失眠症,感染后的村民能50多个小时不睡觉,起先村民还很开心,醒的时间长意味着能多干活。但后来村民们发现,失眠会导致健忘,甚至会遗忘什么是桌子,什么是香蕉。

很多时候对于睡眠问题的时候外界环境有一定的关系,但是我们自己有着不可推脱的责任,所以要改善睡眠我们也有着义不容辞的义务!

看完之后,不知道你什么感觉,反正我已经被吓尿,不知道今晚能不能睡着。睡眠是人类的本能,如果本能被剥夺的话,真不知道还能不能称为是人类。所以年轻人珍重自己的身体,睡不着觉的时候好好想想这个实验,你的身体里藏着多么恐怖的东西,乖乖的配合治疗。

现代失眠症也能“传染”,但不是病理意义上的传染。

如果确实存在上述提到影响睡眠的小问题,不妨先从这些小不良习惯开始着手改善!


图片 7

01

那么第二个问题来了,大家都是年轻人,为什么那么焦灼,以至于觉都睡不好?

电影《失眠》讲述了一个全家人失眠的惊悚故事。

学会放下手机

在中医里失眠称作“不寐”,是很多精神类疾病的一个主要症状,不过很少人会承认,除非病入膏肓,才会临时抱佛脚的寻医问药,尤其是在中国你要去看精神科医生,自己就认为自己是个精神病。

2

虽然手机功能很强大,但是放下手机也没有什么难的,因为你的生活不是只有手机这样东西!刷少一会手机,你不会缺块肉而且放下手机还可以让你的眼睛得到休息,同时皮肤也不会再饱受手机的辐射折磨,放下手机,一举多得!

失眠症早期的症状也许就是从买一个眼罩、一个耳塞这两种助眠神器开始的。下图是淘宝数据2012年绘制的失眠地图,其中,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四个一线城市集体上榜,上海独占鳌头,杭州则以前五名中唯一一个非一线城市的身份摘下探花的位置。“晚上睡不着,早上起不来”成恶性循环。晚上越睡不着的城市,也是早上最起不来的城市。来购买闹钟的总人口前五位,同样是上海、北京、杭州、深圳、广州。

观念,让我们放弃睡眠

02

图片 8

清醒的直观价值高于睡眠

早起很重要!

失眠地图

《哈利·波特》里那么多有意思的东西,如果让你选一样你会选什么?我会选赫敏的时空转换器。这个金色计时器每转一次,时间就会倒回一小时,模范生赫敏利用它同时上好几门课。然而在现实生活中,我们没有能把24小时变成48小时的宝物,想让清醒的时间延长,只能压榨睡眠。

正因为习惯了晚睡,第二天就会出现晚起的问题,要调整好被打乱的生物钟,那么就需要重新调整,要调整的话首先要做到的就是早起,早起是睡眠质量的保证,同样是人体生物钟恢复自然状态的引路石。

美女同事A就是“失眠地图”中描绘的一员,貌美如花,气质如兰,年纪轻轻刚大学毕业,可是总在每个工作日的早上四五点,敲打我的朋友圈。

图片 9

为什么这么说,一个人长期晚睡早起容易造成身体的疲劳,初期或许还能依靠意志力撑着,但是久而久之身体已经出现严重的疲惫感,那么旧会进入一个自我恢复期,这恢复期需要高质量的睡眠,一旦坚持做到早起,睡眠生物钟会重新调整!

你为什么四五点钟不睡觉还在发朋友圈?

时空转换器,《哈利·波特与阿兹卡班囚徒》(Harry Potter and the Prisoner
of Azkaban 2004)剧照。

03

一想到北京的房价一天一个样的往上蹿,我能睡的着吗?

对睡眠的侵蚀是显而易见的。现在的人们每天都要比1900年的人们少睡1.5个小时,40%的中国人工作日睡不满7小时。在北美,如今成年人平均每晚睡6.5小时,上一代的数据是8小时,而20世纪初的数据是10小时。

运动很有必要

你为什么四五点钟不睡觉还在发朋友圈?

(数据来源:新京报《别再劝了,我们不睡》;《24/7晚期资本主义与睡眠的终结》)

每天生活压力那么大,每一个人多多少少都是有着不良情绪,这些情绪一旦没有得到发泄就容易积累,积累过久不仅影响睡眠那么简单,还可能导致出现不同程度的精神疾病,而运动是一个不错的发泄途径。

一想到将来生个孩子,上学都成问题,我能睡的着吗?

“人生三分之一的时间都在睡觉。”这句俗谚在今天正渐渐失去效力。

运动不仅可以锻炼身体,还可以降低负面情绪的影响,运动会令我们的脑部会分泌出一种可以带来快乐情绪的物质,从而改不良的情绪,尽情疏解内心的压力。心情好,自己也不会再受到焦虑情绪的影响,那么睡眠也会得到相应的改善!

你为什么四五点钟不睡觉还在发朋友圈?

不论是为了延长白天而熬夜,为了实现自我而熬夜,为了工作而熬夜,这种取舍的背后都存在一种价值判断,即在做选择的时刻,清醒的意义高于沉睡。我们愿意用损伤身体的代价,来换取金钱或者快乐。我们得承认,虽然遍地的科普文章和视频都在说睡眠能帮助恢复精力、帮你美容、帮你塑造良好的记忆力,但这些都没有看篇小说的快乐、完成工作的如释重负来得实在,这些实在的满足感,都需要在清醒的状态下才能完成。

睡眠问题可大可小,但是不能因为小问题而忽视,往往可能诱发严重的睡眠问题甚至是更为严重的精神疾病问题,睡眠小题也要重视!

一想到身边的同学朋友在小城市混的如日中天,我还是流浪猫狗一般,我能睡的着吗?

清醒创造的价值要高于睡眠,这是在西方近几百年中渐渐产生的观点。从亚里士多德到文艺复兴时期,睡眠是一种保护性和恢复性的行为。但到了17世纪,旧有的睡眠观与强调理性和生产力的现代观念不再相容。从此以后出现了一批诋毁睡眠的思想家,笛卡尔、休谟、洛克就认为睡眠无助于思考求知。休谟在《人性论》的开篇中提及睡眠、狂热与疯癫一道构成了人们追求知识的屏障。

所以,今天你的睡眠问题好了吗

……

到后来睡眠甚至与“失败者”画上了等号。尼采恐惧睡眠,他会尽量让自己不睡觉,以嘲讽的语气讥讽睡眠:“困倦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马上就会安睡。”只有失败者才一天睡8个小时,这种想法在美国自诩精英的那批人里并不少见。你会看到他们早上拿着咖啡走进办公室,吹嘘自己昨晚“只睡了一分钟”。拿破仑说一天需要睡8小时的都是傻瓜,比尔·克林顿竞选总统时吹嘘自己只需要4小时的睡眠,特朗普也吹自己一晚上只睡三四个小时,还要抱着手机睡,因为他想及时看到世界动态并发表评论……而不仅人如此,私人安保机构平克顿称自己是永不闭上的眼睛,纽约称自己是永不沉睡的不夜城……

END

我不敢再问了,就怕一口老血喷在我的脸上,公司里08年以前来的老同事有房有车,有孩子,一想到这我也不想睡觉了,可是我不睡觉,房价就降下来了?孩子就能上学了?我就能出人头地了?没一点毛用。谁也不会心疼你黑着熊猫眼来上班,强者对弱者才会有同情心,你自顾不暇还去同情谁?生活就是这么无情。

图片 10


英剧《伦敦生活》的一幕:在地铁中,疲惫的人群突然痛苦地号叫,随后又回归正常。

失眠的原因成千上百种,有身体疾病造成的,但80%以上是因为情绪的波动,兴奋,痛苦,焦虑。例如白天看见一个帅锅,内心扑腾扑腾跳到深更半夜,思春情怀无法入眠;被劈腿了,肝肠寸断,睡个毛觉,起床哭天抢地;这个月奖金被扣了,上有老下有小,还有房贷要还,家里马上要揭不开锅,心情焦虑到极点……

“睡眠大男子主义(Sleep Machismo)”,医学博士Qanta Ahmed
2010年在《赫芬顿邮报》用“睡眠大男子主义”来指代吹嘘精力旺盛的现象。《赫芬顿邮报》的创始人Arianna
Huffington认为这是一种男性工作文化,用吹嘘熬夜来表现自己的敬业,当女性进入工作场所后,也受到这种大男子主义的影响。

佛家说人生有八苦:生苦、老苦、病苦、死苦,恩爱别离苦、所求不得苦、怨憎会苦、忧悲恼苦。凡是有生命的个人,苦都是在所难免的,而忧郁失眠的原因哪一种不是此八苦所化。生老病死人之常情,自不必多说,单说爱别离苦,求不得苦,怨憎会苦、忧悲恼苦。

对精力的狂热追求,在中国也存在,网上流传着华尔街高管精力旺盛、仅睡4个小时、依靠健身保持身体健康的故事,现实中也有着“早睡是老年人作息”的调侃,但对于大多数中国人来说,讨论熬夜并不是为了吹嘘,而是为了疏解无奈。若不是生计所迫,谁不想天天睡到自然醒呢?若不是白天自我被挤压得无处容身,谁又想以消耗自己为代价,进行报复性熬夜呢?

爱别离:当年初尝爱情禁果的小伙,再回头看那凡尘往事,也如过眼云烟,当时自道天长地久,海枯石烂,转眼劳燕双飞,天涯异路,苦不苦?真苦。哪有如何?多的是见异思迁,攀龙趋凤。对的人还未到,错的人先错过,你还年轻,真不必像舒淇等到40岁才找到对的人,如若真到四十岁还是孑然一身,孤苦伶仃,到时候再失眠上吊未尝不可。要是像宝强那样,急急像暴发户一样拥一个校花入怀,那也不好。因“爱别离”而失眠的小伙子小姑娘,真该放开了心,吃饭睡觉,一样莫要落下。

3

求不得:求工作不得,求北京户口不得,求房子不得,求车子不得,求如玉似花的美女不得,苦不苦?真苦。都是眼高手低,这山望着那山高,这么多需求,当年干嘛去了。你今天看到刘强东娶了绿茶婊,你可看到当年推着个小货车在中关村摆摊卖电脑?你今天看到马云为报当年应聘被拒之仇把肯德基买了,你可看到当初汗流浃背一家家小企业去推销“中国黄页”?有因才有果,如若你真付出了那么多,头悬梁锥刺股的学习IT知识,考了MCSD认证,Cisco认证,华为,联想还把你拒了,那我也要为你失眠到天亮。如若没有,那就好好努力加油,多考几个证,多学习点知识,提高自己的业务水平,总比辗转反侧要强多了吧。

睡眠研究不只是医学领域的议题

怨憎会:你有深仇大恨的人吗?如今法治社会,你也不会和谁接下不共戴天的深仇大恨吧,以至于每天夜里想到此,恨的压根痒痒,辗转难眠。年轻人真结下了小小的梁子,无非就是争风吃醋,飞扬跋扈,如若真发展成投毒杀友,非置之死地不可,那心理可是已经扭曲到了极点。不得不说这些极端的案例都是失眠发展而来,真有了这种倾向,请一定及时就医。

前几年“葛优瘫”火起来后,又火了一组摄影“中国睡”。在中国上海生活了7年的德国摄影师恩德·哈格曼

忧悲恼:这种苦恼一般不会发作在年轻人身上,除非你就是天生一个悲天悯人的人,看到环卫工人顶着烈日劳作你觉得苦,看到路边游贩走卒被城管追赶你觉得苦,看到帝都被雾霾笼罩你觉得苦,大千世界,万事万物在你眼中没有不苦的,那我劝也是白劝,唯有出家一条正途,才能还你正常睡眠。不过,确实看到有老人坐车没有人让座而活活气死的,玉林狗肉节一群群爱狗人士义愤填膺,唯有狗尊重得,而人却尊重不得的。世界太大,你要放开了心怀,眼里进了一颗沙子便要把眼摘了,那也太可怕了。放宽心,才能睡大觉。

(Bernd Hagemann)


,用镜头记录了随时随地都能入睡的中国人。哈格曼感受到了平和中国人的随遇而安,后来出版的影集也被归到了“幽默”的类别中,但若是中国人来看,若笑得出来,也应是苦笑。

不是佛家弟子,害怕曲解了佛意,只是穿凿附会,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年轻人啊,多想开了,春华正好,良辰美妙,多吃吃饭,多睡睡觉,不必修炼成纵浪大化,不喜不惧的境界,也要努力求索,珍惜能得到的和得不到的。

图片 11

至于治疗失眠的物理偏方,还要你问度娘了。

哈格曼“沉睡的中国人”网站。西方人通常不会在公共场合小憩,也不会在出租车里打盹,所以他们会觉得这种不需要床垫的睡眠很不平常。

哈格曼拍到的人大多衣着朴素甚至简陋,他们有的在火车上睡,有的在公园长椅上睡,有的在大卡车底下睡,有的一堆人挤在一起用衣服盖着头在马路牙子上拥着睡……白天本该清醒着完成夜晚无法完成的价值,可他们却疲惫不堪地睡着了。

我们的睡眠,正在被剥夺。只能见缝插针地补回来。这也是睡眠长久不被重视的原因,在今天,广泛存在的三班倒工作机制正是睡眠被剥夺的体现之一,雇主认为夜晚“丢失”的睡眠可以白天“补”回来,可丢失的稳定身体作息节律,是怎么补也补不回来的。

在《24/7晚期资本主义与睡眠的终结》一书中,艺术史学家乔纳森·克拉里用一幅画来分析现代社会对睡眠剥夺的根由——《夜里的阿特莱特棉纺厂》,出自19世纪英国画家约瑟夫·赖特(Joseph
Wright of
Derby)。许多历史书把这幅画解读为表现工业革命对乡村的影响,这在乔纳森·克拉里眼中是误读,因为在接下来的几十年中,当时的人们并没有直接受到工业化的影响。

图片 12

约瑟夫·赖特作品《夜里的阿特莱特棉纺厂》。

画面中,在被云遮挡的圆月下,一片乌漆的森林里,有一幢六七层高的砖楼。棉纺厂的窗户透出煤油灯的灯光。在克拉里看来,这体现了从农业环境中兴起的资本主义,与环境本身的不协调关系。在浓重的夜色中,灯光体现了棉纺厂在全速运行,结合当时的历史,厂里应该有不少童工连轴转操纵着机器。它打破了传统农业生产所遵循的时间规则,将人从生他养他的自然之中分离出来。砖楼和暮色深林的对比,所表现的正是尽管二者物理距离不远,但注定无法兼容。改造自然时间成为了资本主义的重要任务,睡眠是摆在它面前的最后的“自然屏障”,你永远无法克服它,但可以剥夺它。

为了剥夺睡眠,为了维持社会不间断的运转,人们想出了各种各样的方法,如累死人的三班倒。而信息技术和注意力经济的发展,让人们的睡眠进一步被新闻、娱乐等信息侵占,私人时间与职业时间的界限,也被彻底压垮了。

图片 13

《24/7晚期资本主义与睡眠的终结》,作者:乔纳森·克拉里,译者: 许多
沈清,版本:三辉图书·中信出版社,2015年9月

乔纳森·克拉里的观点比较激进,他对晚期资本主义持绝对的反对态度,并浪漫地期望“睡眠”能成为抵御资本主义的最后力量。与《24/7》类似的睡眠文化研究,大概在二十年前开始陆续出现,其中比较有影响力的学者有历史学者A.
Roger
Ekirch,他在《我们失去的睡眠》和《白日的结束:过去的睡眠》中研究了工业化前的睡眠模式,挑起了后继学者对睡眠的兴趣:人类的睡眠也有历史,早期欧洲和北美的睡眠是分两段的,在两段睡眠中间通常会安排一小时左右的清醒活动。睡眠研究不只是医学领域的议题,历史、社会、政治、经济等人文学科,也能对我们了解睡眠文化提供帮助。

在精力崇拜与生产力崇拜之下,人类为了剥夺睡眠,做过很多疯狂的事情。为了能让士兵长时间作战,美国政府曾投入巨额资金研究一种能够7天不眠不休飞行的候鸟,意图生产一种能让人7天保持清醒的药物;俄罗斯和欧洲太空联盟在90年代计划通过卫星将太阳光反射回地球,令地球“彻夜通明”。“治疗”这种疯狂引起的现代失眠症,不能依靠安眠药,也不能依靠市面上充斥的睡眠指南,更不能依靠每年世界睡眠日都会出现的“睡眠文化”呼吁。它是一个社会问题,同时也是权力博弈的问题。享受夜晚,享受安睡,本该是每个人与生俱来的平等权利。

作者:榕小崧

编辑:徐悦东 校对:翟永军

相关文章